人生感悟

曾國藩:誰的人生不是一邊擁有,一邊失去

2018-06-25 17:26:12
  曾國藩:誰的人生不是一邊擁有,一邊失去

  1

  風浪中,一艘船沉沒了,唯一的倖存者被沖到了一座荒島上。他每天都期盼能有人將他救出去,但奇迹並未發生。

  為了活下來這名倖存者開始用樹枝搭建“房屋”,終於搭建好了,然而不幸再次降臨,在他外出尋找食物的空檔裏,一場大火燒毀了他的房屋,他感到深切的絕望。

  當他還沉靜在絕望中不可自拔時,一艘大船向他駛來,他獲救了。

  “你們怎麼知道我在這裡的?”他問。

  “我們看見有濃煙從這裡升起,想或許有人在這裡。”船員答。

  我們的一生總在得與失之間,假如生活中一扇門關上了,必然有一扇窗打開。你在這裡失去的,會從其他地方找回來。

  人生哪能事事如意,上帝在給予的同時也會拿走點原本屬於你的東西,有時失去就是另一種擁有。

  2

  有起有伏是人生,有得有失是生活。

  生活是一邊擁有,一邊失去;一邊選擇,一邊取捨。

  《孟子·告子上》中說:“魚,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兼得,舍魚而取熊掌者也。”有得有失的人生才是生命的常態。

  曾國藩的官場之路看起來似乎十分順遂。

  道光十八年(1838年)考中進士,道光二十年做翰林院檢討,道光二十七年擢內閣學士兼禮部侍郎銜,二十九年昇授禮部右侍郎,十年間獲得七遷,連躍十級,可謂“朝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

  曾國藩對此也頗為自負,在其寫給弟弟及朋友的信中,曾國藩這樣說,“三十七歲至二品著本朝尚無一人”“近年中進士十年而得閣學者,惟壬辰季仙九師、乙未張小浦以及餘三人”。

  在京為官期間,雖十年七遷,但曾國藩因性情得罪了不少權貴,幾乎成為滿朝大臣的公敵。在這段時間內,曾國藩動輒得咎,痛苦萬分,幾乎失去了在朝堂中有所作為的可能。

  偏巧在這個時候,曾國藩獲得前往江西監考的機會,途中因母喪歸家。太平天國席捲全國後,曾國藩便抓住這個機會為自己的人生打開了新局面。

  咸豐二年後,曾國藩辦理團練,建立湘軍,在與太平軍的戰鬥中立下赫赫威名。咸豐十年大破陳玉成,署兩江總督。同治三年,破南京,加封太子太保。憑藉平定太平軍的功勞,曾國藩成為重臣。

  平定太平軍帶給了曾國藩無上的榮耀,但也讓其失去了太多太多。

  咸豐五年,曾國藩被困江西,曾國藩三弟曾國華率五千人趕去相救,後國華同李續賓征皖北,兵敗,殉難於三河。五弟曾國葆因悲憤兄國華戰死加入湘軍,後因積勞成疾病逝於湘軍大營。

  得與失像生命中的兩個半圓,只有將其拼合在一起才是完整的人生。

  人生起起落落,生活有得有失。沒有誰的人生一直擁有,也沒有誰的人生一味失去。

  3

  人生有得有失,心境且平且淡。

  亦舒在《天上所有的星》中寫道:有得有失才是人生,切忌忿忿不平。

  曾國藩在其日記中也說:“襟懷貴宏大,世俗之功名得失,須看得略平淡些”。

  曾國藩一生奉行理學,以儒家傳統律己、修身,其也喜看《莊子》,十分欣賞蘇軾、陶潜等人淡然的意境。

  最開始創建湘軍,惹得湖南地方官怨恨,曾國藩為此吃盡苦頭。

  創建湘軍之後的很長一段時間裏,曾國藩雖手握湘軍,但咸豐帝並未給予他帶兵的權力及地方行政的實權,而是要其“幫辦軍務,維持鄉里”。

  咸豐帝派曾國藩前往江西鎮壓太平軍,江西巡撫與曾國藩不睦,曾國藩處處受氣。

  曾國藩父親去世後,曾國藩上書丁憂,希望以此獲得職權。讓曾國藩沒有想到的是,咸豐帝順水推舟的答應了他的要求,丁憂三年,實際上也就解除了曾國藩領兵的權力。

  想到自己萬般辛苦竟轉頭成空,曾國藩起初是憤懣與不甘心的。失去的的痛苦如烈火折磨著他,曾國藩回到老家後拿起了老莊,回想自己過去多年的經歷,終於大悔大悟。

  得失往往與成敗聯系在一起。在同太平天國的戰爭中,曾國藩並不是常勝將軍,失敗在曾國藩的戰績中隨處可見,曾國藩在奏摺中也曾用“屢敗屢戰”四字來形容自己。

  面對失敗,面對失去的榮耀、權力,曾國藩終於學會了以一顆平常心對待,不再為失去惶恐,也不會緊緊抓住失去的東西不放,徹夜難眠。

  4

  人生有得亦有失,正是這種得失交替使我們的生活變得有趣。

  我們常常為擁有而沾沾自喜,為失去而悶悶不樂,其實你現在擁有的可能轉瞬即會失去,你前一秒失去的在下一秒也會以另一種管道重新回到你身邊。

  人生就是一串的得與失,我們一邊擁有,一邊失去。

  塞翁失馬的故事我們都十分熟悉,面對得失的關鍵是要保持樂觀淡然的心態,珍惜你現在所擁有的,正確對待已失去的。

  誰的人生不是一邊擁有,一邊失去。逝者不可追,來著尚可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