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悟

27歲,我的存款只有三位數

2018-06-23 20:25:43
  27歲,我的存款只有三位數

  1

  前兩天,許久沒有聯系的麗麗在微信上找我借錢。

  她帶著哭腔給我發了一大段語音,說自己實在是撐不下去了,想要辭職回老家。

  27歲,出來工作了7年的她,將所有銀行卡裏的錢東拼西湊,竟只有三位數,連回家的路費都不够。

  她說,因為窮,她已經連續吃了一個月的掛麵。

  就是那種,除了一小撮青菜和鹽,什麼都沒放的清湯掛麵,她吃了整整一個月。

  她曾經做過餐館服務員、瓷廠流水線包裝員、服裝店店員,輾轉換了很多職業,可是如今,她依然沒錢。

  現在的她,做的是門檻最低的那種銷售,一個月的薪水只够付房租和勉强吃飯,偶爾還要自掏腰包請客戶喝飲料。

  她一個人在都市裏苦苦支撐,只是想要讓家裡人對她高看一眼。

  然而,結果卻是花費越來越多、積蓄越來越少、身體越來越差、壓力也越來越大。

  就像毛姆在《月亮與六便士》裏寫的那樣:“我拼盡全力,過著平凡的一生。”

  人間實苦,有些人,光是活著就已經竭盡全力了。

  2

  曾經看過這樣一條新聞。

  捷運上,一比特年輕的媽媽大聲打罵自己的孩子,僅僅因為孩子把五塊錢的捷運車票玩丟了。

  出了車站,這位媽媽火氣還沒消,仍然不停地打罵小孩。

  路人看不過去,勸這位媽媽:“就5塊錢而已,你再補辦一下,不要打小孩。”

  這位媽媽卻反駁:“我沒那麼多錢啊。5塊錢很多了,錢好難賺。”

  原來,她和自己的老公長期分居,自己帶著孩子在娘家住。

  她一個月才賺不到900元,每天要起早貪黑地去做鐘點工,還得照顧生病住院的母親。

  而孩子每個月的撫養費就要1000多,實在是沒錢了,只能四處去找親戚借錢。

  5塊錢,對她而言,真的很多。為了生存,只能忍受生活的磨難,無處訴苦,無法掙脫。

  我們只看到了她打罵孩子時的狠心,卻沒看到她生活背後的千瘡百孔。

  就像網絡上曾經流傳的那段話:“現代人的崩潰常常是一種默不作聲的崩潰。看起來很正常,會說笑、會打鬧、會社交,表面平靜,實際上內心的糟心事已經積累到一定程度了。不會摔門砸東西,不會流眼淚或歇斯底里,但可能某一秒突然就積累到極致了。”

  你可能會在路邊遇見眼圈紅紅的外賣小哥,也許是因為前一秒剛剛被取消了訂單,而家裡生病的小孩還等著他早點買藥回家;

  你可能會在淩晨三點的菜市場看到疲憊的菜農,他們起早貪黑忙著卸菜擺攤,單薄的背影在夜色下顯得格外孤單;

 & emsp;你可能會在深夜的麥當勞裏碰見無家可歸的留宿者,他們自帶毛毯和食物,在混合著炸雞和脚臭的空氣裏休息,度過又一個沒有收入的夜晚;

  你可能會在醫院走廊發現跌坐在地上一動不動的病人家屬,他們手裡拿著病危通知單,而卡裡實在沒有錢來支付醫藥費了。

  底層沒有生活,只有生存。

  作家劉亮程在《寒風吹徹》中寫到:“落在一個人一生中的雪,我們不能全部看見。”

  多少人活得像筋疲力盡的溺水者,在黑暗冰冷的水中掙扎,卻只能任貧窮的絕望將其包圍。

  3

  你能說他們的貧窮,都是因為懶惰、不上進、不努力嗎?

  美國作家芭芭拉·艾倫瑞克寫過一部紀實作品《我在底層的生活》。

  她隱藏自己的身份和地位,潜入美國的底層社會,去體驗底薪階層是如何掙扎求生的。

  她去過六個不同的都市打工,每到一處她都斷絕和過去朋友的來往,全靠著1000美元的積蓄開始。

  她換了幾次工作,做過量販店店員、女傭、女侍、老人服務,但結局都一樣:

 & emsp;她發現自己陷入了一個死迴圈。

  因為沒錢,所以不得不住在房租相對便宜的偏遠地方;

  因為住在偏遠地方,所以每天不得不花大量的時間在通勤路上;

  因為花費很多時間在路上,她根本沒有時間用來看書學習、提升自己,去找一份更好的工作;

  因為現在的工作時薪低、生活成本又高,她只能去找更多的兼職;

  因為每天大部分時間都在工作,活得像臺機器,她漸漸無力做其他任何事情,直到情緒爆發,換一個都市,進入下一個迴圈。

  你說窮人之所以窮,是因為他們短視、目光狹窄、不懂得做計畫,不懂得花時間提升自己。

  但正如《256:稀缺》中說:

  為了滿足生活所需,窮人不得不精打細算,沒有任何“頻寬”來考慮發展事宜,於是陷入貧窮的惡性循環中。

  有些人,光是為了生存,就已經花光了他們全部的力氣。

  他們活得那麼用力,卻仍然只是生活劇場灰色的佈景,是沒有機會購票入場的主角。

  子非魚焉知魚之苦,是誰給你的優越感去批判他們呢?

  4

  《怦然心動》裏有這樣一句臺詞:

  “有人住高樓,有人在深溝,有人光萬丈,有人一身鏽。”

  你會看到,同樣是住在22樓的《歡樂頌》姐妹,標準富二代曲筱綃有家底、有資源、有人脈、有本錢,活得瀟灑肆意、敢愛敢恨。

  而另一邊,隻身奮鬥了好幾年的樊勝美,人美情商高,卻被自己吸血鬼似的父母和哥哥逼得走投無路。

  你會感歎這就是差距。

  你會看到,朋友圈裏又有人轉,誰家拆遷分得了2000萬、誰一個月的理財收益比普通人一年的薪水都多。

  而想想自己,蝸居在城市邊緣不到20平米的小房間,喝優酪乳必舔蓋,逛超市永遠只買讓利品,吃得最多的美食便是黃燜雞米飯。

  你會委屈得想哭。

  但請你,仍不要放弃對生活的希望。

  即使生活艱難,即使站在最黑暗的角落,但心中依舊渴望光明。

  村上春樹說:“儘管眼下十分艱難,可日後這段經歷說不定就會開花結果。”

  我們別無選擇,只能拼了命賺錢,再咬著牙度過年輕時這段艱難沒錢的日子。

  塞涅爾說:“好的運氣令人羡慕,而戰勝厄運則更令人驚歎。”

  生活不易,但仍有人能在重壓之下觸底反彈,在苦難的盡頭看見光明。

  願所有努力的生命都值得被溫柔以待。

  願那些你所吃過的苦,受過的累,能在不久的將來閃閃發光,成為最美的勳章。

  共勉。

  來源:精讀(ID:jingdu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