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悟

我做過最愚蠢的事情,就是和別人爭論

2018-06-20 20:14:03
  我做過最愚蠢的事情,就是和別人爭論

  1

  昨天出去吃飯,路上看到一個孕婦朝她的媽媽大吼:“這是安全問題!安全問題是最大的問題你能不重視嗎?萬一路上出了什麼狀況該怎麼辦?”

  她媽媽面色不悅的從車裏拿了幾個東西出來,但是也沒吭聲。

  孕婦繼續大吼著數落她的母親:“我大著肚子做什麼都不方便,可你一點兒都不上心!”連續吼了四五句繼續向她媽媽強調安全的重要性。

  她媽媽還是忍著沒理她,只是冷冷的“切”了一句,繼續弄車。

  孕婦馬上更加憤怒,吼聲又高了幾個分貝:“你切什麼切?我問你你切什麼切啊?我這和你說話呢你切什麼?你什麼意思啊?”

  她媽媽積累的憤怒也一下子爆發了:“你夠了嗎?你夠了嗎?你還上臉了是吧?屁大點事你給我嘰嘰歪歪半天!這外面這麼多人你知不知道尊重你的媽媽!”

  孕婦的聲音因為憤怒都帶上了些哭腔:“我就問你你切什麼切啊?你怎麼一點也不重視安全的問題呢?這種事能馬虎嗎?”

  她媽媽也更加憤怒的朝她大吼:“一點事你沒完了是吧!你到底想幹什麼?我是你媽啊!你朝我吼什麼吼?”

  我們走出了幾十米之後,仍然可以聽到母女二人的咆哮聲。

  這件事令我非常深刻的意識到了一件事:爭論毫無意義。

  因為絕大多數的爭論,人們關心的並不是爭辯的具體內容,而只是為了維護自己的立場。

  我們也並不在意觀點本身正確與否,我們想要的只是證明對方是錯的。

  人為了維護自己的利益所以才會堅定的站在自己的立場上,那位孕婦覺得自己的安全問題沒有沒她的媽媽重視,而她的媽媽認為自己的面子和尊嚴被女兒侮辱了。

  她們兩個的爭吵根本沒有誰對誰錯,她們爭論的本質是:“我要維護我自己的利益!”

  2

  我老婆在一件事情上對我一直有著很大的不滿。

  她是個心直口快的人,一旦她發現我身上有某個缺點的時候,會直接的指出來,並從邏輯上證明我是錯的,然後要求我改變。

  因為她的語氣總是帶有一種强烈的攻擊性,而且在描述我的缺點時,我最直接的感受是:自己整個人都被否定了。

  於是我會很强烈的和她頂回去:我就是喜歡這樣,我樂意。就算是錯的,那我也開心。

  我倆繼續吵一陣子之後,她就煩了,很不滿意的撂下狠話:總有一天你會後悔的!等你的小車開進陰溝裏了反正我不管!老公像你這種心胸狹隘的人最垃圾了!哼!再見!拜拜!撒有哪啦!See you!Good bye!

  然後就不再理我。

  過一陣子,我氣也消了,就有時間好好思考她說的話:哎呀!我老婆說的對呀!我的認知確實是有缺陷的。

  再加上我看一些相關的書,文章,或者和一些朋友討論,慢慢的我就能够去正視自己的錯誤。

  然後我會和她說:老婆我看了某本書/和某人聊天,感覺你說的確實是對的。

  這個時候她會更生氣了:我給你說你不聽!非要聽別人的信別人!你什麼意思?老公你老是瞧不起我!哼生氣了!

  我說:老婆不是,因為你這個人說話總是帶有攻擊性,而且像是在強迫我,還喜歡在討論的過程中不斷地用語言傷害我,這讓我感覺很不舒服,所以我沒辦法平心靜氣的和你討論。

  我覺得以後你要改改這種說話管道,不僅是對我,對別人也要多包容一些,不要有那麼强的攻擊性。

  我老婆一臉不可思議:我那是在鍛煉你呀!連這點攻擊都承受不了那怎麼能行呢?反正我不改,你必須一次次承受我的打擊,然後變得越來越强!

  那我就:好好好,老婆你說的對……

  (不過我的內心承受能力也的確被她“鍛煉”的越來越强了。)

  如果一個人的錯誤是由他自己意識到的,那麼他馬上就能產生很强烈的想要去自我改變的意願;

  但如果一個人的錯誤是有別人指出的,他就很難去承認這個錯誤,他會為了維護自己的自尊心和保護自己的內心感受,而繼續堅持一個錯誤的觀點。

  這也是為什麼在爭辯中雙方都很難說服對方,因為我們的自尊不允許我們失敗。

  承認了被別人指出的錯誤,就像是承認自己完全的被這個人碾壓了,我們會感覺自己一無是處,備受打擊。

  3

  老張:我覺得王菊長得不太好看。

  小劉:但是她很有個性呀,唱歌也很好聽。

  老張:但她確實長得不好看呀!皮膚有點黑。

  小劉:呵呵!你怎麼能純粹的以貌取人呢?再說每個人的審美觀點都不同,你覺得不好看,那還有別人覺得她好看呢!像你這種老頭吧,就是純粹的直男癌,以我之見,應該把你這種人全部弄死,這樣地球才能够和平!

  老張:呦?你還想弄死我?你踏馬的試試?老子可是天龍座聖鬥士紫龍的唯一傳人!我一招廬山昇龍霸,我告訴你吧!全地球沒幾個人能接住!

  小劉:沒想到你這個老東西不僅直男癌還是個賣國賊!竟然學日本人的東西!呵呵!必須亮出我的絕技了!吃我這招第八套廣播體操之伸展運動~讓你嘗嘗中國傳統武術的强大!喝啊!受死吧!

  稍有常識的人都能看出,老張和小劉這倆貨爭辯的根本就是驢頭不對馬嘴,因為他們完全是在自說自話,並且强行曲解對方想要表達的意思。

  老張只是表達個人對王菊外貌的看法,並不意味著他在否定王菊的才華;

  但是小劉將老張的表達理解為對他偶像整個人的否定,並在這種自己的理解之上,將老張置於了和他對立的立場上。

  這個虛擬的對話大家一眼就能看出其荒誕性,但是在我們現實的生活中,絕大多數的爭辯其實都是這樣的。

  雙方都只是在強調自己的觀點,哪怕兩個人的觀點並不在同一個維度上,也會因為對方沒有完全的贊同自己的觀點,而認為對方是在反對自己。

  於是從一開始就毫無意義的爭辯,變得越來越激烈,雙方都越來越感覺自己的觀點和尊嚴受到了挑戰。

  4

  很長時間以來,我以為自己是一個情緒自控能力還比較强的人。

  但是直到那天,我遇到了他——一隻有著三十多年修為純正血統的杠精,我淩亂了。

  有一天我發了一篇文章,反響很好,很多讀者都表示寫的比較深刻,對他們有幫助。

  然而有一比特讀者留言:呵呵,寫的什麼玩意亂七八糟的,垃圾!

  我就問他:你覺得哪兒寫的不好,或者覺得我哪裡有錯誤呢?如果能指出來,非常感謝。

  杠精:誰知道你寫的什麼東西,還那麼長,我看了個開頭就不想看了。你們現在這些做公眾號的寫的全是垃圾。

  我:那你沒看怎麼就知道我寫的是垃圾呢?你連我寫的是什麼都不知道就開始噴,這並不合適吧?

  杠精:說你寫的是垃圾就是垃圾!你他X的會寫個文章就覺得自己了不起了?如果在現實生活中你見到我肯定馬上就會被我一萬米高的英俊瀟灑給折服,像你這種只有九千米高英俊瀟灑的貨色,也就只能在網上擁有與我對話的資格!(這裡是我改編的,因為這位旁友說的話太難聽了。)然後接下來這位仁兄又對我使用了“連續突噴”。

  我瞬間就怒了,然後窮盡我畢生功力回噴了過去。

  然而這位杠兄顯然經驗豐富,功力老道,深諳互聯網對噴之道。在連續的交鋒中我越來越憤怒,越來越感覺自己受到了强烈的侮辱。

  雖然理智上我知道杠兄是在無理取鬧,我沒有和他浪費時間的必要。但感性上我還是非常的憤怒,甚至這事過了一兩天還是隱隱的令我的心情不大美麗。

  這件事給我的經驗是:我們很容易高估自己的情緒自控能力,和別人爭辯很難不影響自己的心情。

  在爭論中雙方是在進行激烈的腦力交鋒,這個時候我們沒有足够的時間和精力去調動自己的理性。

  情緒就像滾雪球,會越積越大,而且當它處於一個雪坡上時,你也很難令它再停下來。

  5

  我在知乎上發現一個特別有趣的現象:有一些大V以擅長和別人互噴而著稱。

  實際上一開始他們並不是這樣的,他們也多是回答一些自己領域內的問題。但是偶爾被幾杠精噴了幾次之後,他們覺得耐不住了,就通過寫回答、掛人的管道來宣洩自己的不滿。

  這樣的一種行為可以獲得不少自己粉絲的支持,但同時也帶來了一個隱患,就是他很明顯的將自己束成了那些和他觀點不同人群的靶子。

  杠精一般有著大量自己的同類。你掛了一個杠精,就被更多的杠精發現了你,於是你就被更多的杠精納入了自己的火力範圍。杠精門修行的“秘技·杠之力”,會通過敲鍵盤的神秘手印,化做一條條火龍怒噴向你。

  這個時候你再回噴,只會招致越來越多的仇恨,被越來越多的杠精盯上。當你想要結束這場戰爭時,才發現你已經騎虎難下了。

  這個現象令我領悟到:爭論是一條無底洞,真理並不會越辯越明,反而更可能給你招致更多的爭論和互噴。

  6

  所以我慢慢的反思到:我做過最愚蠢的事情,就是和別人爭論。

  那些在一開始就不同意你的觀點的人,你解釋再多,給出再多理由,也不可能改變他們。

  一般人之間的爭論,本質上只是價值觀衝突的體現,和負面情緒的不斷交惡。

  不管是在網絡上,還是在生活中,不與人爭辯,不強迫別人接受自己的觀點,不糾纏於別人對自己的反駁,這是保持心情愉悅的一個重要法門。

  除非是為了獲得新知識,或者是檢驗自己認知上的漏洞,我們才可以和少數具備基本思辨能力的人去進行交流。

  如果不涉及到我們自身的覈心利益,那麼對於爭辯回應一句“你說得對”或者不予理會即可。

  如果涉及到我們自身的覈心利益,那麼抓住最根本的本質,闡明自己的立場,不做任何多餘的解釋和爭論,直接按照規則或法律保護自己的權益即可。

  有一次我坐動車,上車後發現我定的靠窗的位置被別人坐了。我說:你好,這是我的位置,請讓一下。

  那個人說:我和我朋友一起的,你去我那個位置上吧。

  我說:不,我要坐我的位置。

  那個人說:我和我朋友一起的啊,你到我位置上做不行嗎?坐哪兒不是坐啊。

  我說:這是我的位置,我不讓。你再不起來我叫乘務員了。

  那個人就走了。

  很多人遇到這種情況可能會和對方解釋:我喜歡坐靠窗的位置,所以專門定的;如果你想和你朋友坐一起,為什麼一開始不定連坐呢?又多花不了幾個錢。

  其實沒必要的解釋只會帶來更多沒必要的爭論,簡單明瞭的表明自己的要求,和我們可以提這個要求的根本原因,如果對方還不接受,就啟動能够維護我們自身利益的程序。

  在某種程度上,我們之所以會陷入和別人的爭辯,本質上是源於還沒有一個清晰的“邊界”意識。

  我們需要意識到,客觀的事實並不會因為口舌上的辯論而改變,每個人所秉持的任何觀點,那都是屬於他自己的事。

  我們沒必要說服別人,讓別人和我們保持一樣的看法;也沒必要認為別人和我們不一樣的觀點就是對我們的攻擊。

  即便辯贏了別人,除了給我們帶來一些虛假的自我認同之外,這並不會對我們有什麼實際利益。

  我們要做的只是維護自己的實際利益,如果我們沉溺於口舌之爭,那說明我們的頭腦並不清醒,我們輕易的令自己的自尊受到了挑戰,輕易的將自己置於了一個被別人嘲諷和傷害的境地上。

  懂得節約自己寶貴的時間,懂得照顧自己的感受和心情,你的世界才會更加的簡單和輕鬆。

  不要覺得和我們爭論的都是蠢貨,錯的都是別人。

  事實上,當我們陷入和別人的爭論時,我們自己就已經成為一個傻瓜了。

  來源:微信公眾號:煉己者ID:fengxuwa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