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昌宮詞》

作者:元稹  朝代:  體載:樂府
連昌宮中滿宮竹,歲久無人森似束。又有牆頭千葉桃,
風動落花紅蔌蔌。宮邊老翁為餘泣,小年進食曾因入。
上皇正在望仙樓,太真同憑闌干立。樓上樓前盡珠翠,
炫轉熒煌照天地。歸來如夢復如痴,何暇備言宮裡事。
初過寒食一百六,店舍無菸宮樹綠。夜半月高弦索鳴,
賀老琵琶定場屋。力士傳呼覓念奴,念奴潛伴諸郎宿。
須臾覓得又連催,特敕街中許然燭。春嬌滿眼睡紅綃,
掠削雲鬟旋裝束。飛上九天歌一聲,二十五郎吹管逐。
逡巡大遍涼州徹,色色龜茲轟錄續。李謨擫笛傍宮牆,
偷得新翻數般曲。平明大駕發行宮,萬人歌舞塗路中。
百官隊仗避岐薛,楊氏諸姨車斗風。明年十月東都破,
御路猶存祿山過。驅令供頓不敢藏,萬姓無聲淚潛墮。
兩京定後六七年,卻尋家舍行宮前。莊園燒盡有枯井,
行宮門閉樹宛然。爾後相傳六皇帝,不到離宮門久閉。
往來年少說長安,玄武樓成花萼廢。去年敕使因斫竹,
偶值門開暫相逐。荊榛櫛比塞池塘,狐兔驕痴緣樹木。
舞榭欹傾基尚在,文窗窈窕紗猶綠。塵埋粉壁舊花鈿,
烏啄風箏碎珠玉。上皇偏愛臨砌花,依然禦榻臨階斜。
蛇出燕巢盤鬥栱,菌生香案正當衙。寢殿相連端正樓,
太真梳洗樓上頭。晨光未出簾影黑,至今反掛珊瑚鉤。
指似傍人因慟哭,卻出宮門淚相續。自從此後還閉門,
夜夜狐狸上門屋。我聞此語心骨悲,太平誰致亂者誰。
翁言野父何分別,耳聞眼見為君說。姚崇宋璟作相公,
勸諫上皇言語切。燮理陰陽禾黍豐,調和中外無兵戎。
長官清平太守好,揀選皆言由相公。開元之末姚宋死,
朝廷漸漸由妃子。祿山宮裡養作兒,虢國門前鬧如市。
弄權宰相不記名,依稀憶得楊與李。廟謨顛倒四海搖,
五十年來作瘡痏。今皇神聖丞相明,詔書才下吳蜀平。
官軍又取淮西賊,此賊亦除天下寧。年年耕種宮前道,
今年不遣子孫耕。老翁此意深望幸,努力廟謀休用兵。
分享到 :  

© 2016 詩詞賞析 tw117.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