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居叟》

作者:杜荀鶴  朝代:  體載:五律
溪翁居靜處,溪鳥入門飛。早起釣魚去,夜深乘月歸。
見君無事老,覺我有求非。不說風霜苦,三冬一草衣。
分享到 :  

《溪居叟》賞析

【註釋】:
或作[唐]景云作
景雲,唐代僧人,與岑參同時。 《全唐詩》錄存其詩三首。
這首五言律詩,以白描手法為一位隱居溪邊的老人傳神寫照,以明快的語言描述了溪叟的瀟灑生涯。詩中的“溪叟”是僧人眼光中的溪叟,或者都富有禪味。
首聯詠溪叟居住的環境的清靜瀟灑。上句著一“靜”字,下句即以“溪鳥入門飛”反襯,以動寫靜,倍見其靜、其幽、其雅,境界自出,妙趣天成,給人以世外桃源之感。
頷聯詠溪叟行止的自由瀟灑。他終年以泛湖上垂釣為樂,每天披星戴月,早出晚歸,獨來獨往,如孤雲野鶴,閒逸逍遙。這一聯是全詩的主體,表明溪叟的高情雅緻寓於“釣魚”。
頸聯詠溪叟飲食的素淡瀟灑。 “菰”俗稱茭白,生於河邊、陂澤,可作蔬菜;其實如米,稱雕胡米,又稱茭白、菰米,可作飯。“荇”即莕菜,多生長於湖塘中,嫩時可供食用,細如絲,味肥美。這位溪叟以野菜為炊,食之甘味,足見其清心寡欲、返樸歸真之狀。 “露香”與“煙暖”通感的藝術手法,有意美化溪叟這種世外桃源式的純樸生活。
尾聯以“瀟灑塵埃外,扁舟一草衣”作結,這是全詩點睛之筆。 “塵埃”指隨風揚起的灰土,喻污染。語出《楚辭·漁父》:“安能以皓皓之白而蒙世俗之塵埃乎?”“草衣”指結草為衣,古詩文中常用來指未出仕的在野之人。這一聯與前三聯處處呼應,深入一層提示溪叟的精神世界,完成了溪叟形象的多方位塑造。這位蟬蛻於濁穢、超然於世俗之外的溪邊釣叟,不也很像沙門高僧嗎?

© 2016 詩詞賞析 tw117.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