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諷九首》

作者:陸龜蒙  朝代:  體載:五古
紅蠶緣枯桑,青繭大如甕。人爭捩其臂,羿矢亦不中。
微微待賢祿,一一希入夢。縱操上古言,口噤難即貢。
蛟龍在怒水,拔取牙角弄。丹穴如可遊,家家畜孤鳳。
兇門尚兒戲,戰血波澒溶。社鬼苟有靈,誰能遏秋慟。
童麋來觸犀,德力不相及。伊無愜心事,只有碎首泣。
況將鵬蝨校,數又百與十。攻如餓鴟叫,勢若脫兔急。
斯為朽關鍵,怒犖抉以入。年來橫干戈,未見拔城邑。
得非佐饔者,齒齒待啜汁。羈維豪傑輩,四駭方少縶。
此皆乘時利,縱舍在呼吸。吾欲斧其吭,無雷動幽蟄。
鴚鵝慘於冰,陸立懷所適。斯人道仍閟,不得不嗚呃。
當時布衣士,亦作天子客。至今東方生,滿口自誇白。
終為萬乘交,談笑無所隔。致君非有書,乃是堯舜畫。
只今侯門峻,日掃貧賤跡。朝趨九韶音,暮列五鼎食。
如聞恭儉語,謇謇事夕惕。可拍伊牧肩,功名被金石。
赤舌可燒城,讒邪易為伍。詩人疾之甚,取俾投豺虎。
長風吹窾木,始有音韻吐。無木亦無風,笙簧由喜怒。
女媧煉五石,天缺猶可補。當其利口銜,罅漏不復數。
元精遺萬類,雙目如牖戶。非是既相參,重瞳亦為瞽。
東南有狂兕,獵者西北矢。利塵白冥冥,獨此清夜止。
無人語其事,偶坐窺天紀。安得東壁明,洪洪用墳史。
搜揚好古士,一以罄雲水。流堪灑菁英,風足去稗秕。
如能出奇計,坐可平賊壘。徐陳羲皇道,高駕太平軌。
攫疏成特雄,濯垢為具美。貢賢當上賞,景福視所履。
永播南熏音,垂之萬年耳。
有蘗何青青,空城雪霜裡。千林盡枯槁,苦節獨不死。
他遭匠石顧,總入犧黃美。遂得保天年,私心未為恥。
高從宿梟怪,下亦容螻蟻。大廈若掄材,亭亭托君子。
左右佩劍者,彼此亦相笑。趨時與閉門,喧寂不同調。
潛機取聲利,自許臻乎妙。志士以神窺,慚然真可吊。
天之發遐籟,大小隨萬竅。魁其壚冶姿,形質惟所召。
鞀笙磬竽瑟,是必登清廟。伊聖不可欺,誰能守蓬藋?
橫笛喝秋風,清商入疏越。君居不夜城,肯怨孤戍月。
吳兵甚犀利,太白光突兀。日已費千金,廑聞侵一撥。
豈無惡年少,縱酒遊俠窟。募為敢死軍,去以梟叛卒。
豈無中林士,貫穿學問骨。兵法五十家,浩蕩如溟渤。
高懸鹿皮睡,清澗時依樾。分已諾煙霞,全遺事幹謁。
既非格猛獸,未可輕華髮。北面師其謀,幾能止征伐。
何妨秦堇勇,又有曹劌說。堯舜尚詢芻,公乎聽無忽。
朝為壯士歌,暮為壯士歌。壯士心獨苦,傍人謂之何。
古鐵久不快,倚天無處磨。將來易水上,猶足生寒波。
捷可搏飛狖,健能超橐駝。群兒被堅利,索手安馮河。
驚飆掃長林,直木謝橢科。嚴霜凍大澤,僵龍不如蛇。
昔者天血碧,吾徒安歎嗟。
分享到 :  

© 2016 詩詞賞析 tw117.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