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學、藝術和哲學的粗製濫造者之所以是這樣的人,歸根到底是因為他們的智力仍然太過緊密地與意欲相連。
而一旦帶有個人的目的,藝術、詩歌或者哲學就永遠不會受到嚴肅、認真的對待。
他們沒有想到只有當智力脫離了意欲及其所有目的、打算的控制,因而可以自由地活動時,我們才具備了從事真正創作的能力,因為只有這樣,我們才會有真正的關切。

相關名言佳句

© tw117.com 名言佳句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