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當這河燈從上流的遠處流來,人們是滿心歡喜的,等流過了自己,也還沒有什麼,唯獨到了最後,那河燈流到了極遠的下流去的時候,使看河燈的人們,內心無由地來了空虛。
"那河燈,到底是要漂到哪裡去呢?"
多半的人們,看到了這樣的境況,就抬起身來離開了河沿回家去了。
於是不但河裡冷落,岸上也冷落了起來。
—— 蕭紅呼蘭河傳

相關名言佳句

© tw117.com 名言佳句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