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清淡的陽光讓他愉快。尤其是當他看到無數塵埃在一束光線裡柔軟地跳舞的時候。小的時候他覺得這個舞蹈很卑微,但是很媚人。現在長大了,他覺得這種塵埃的舞蹈像是一場美妙而溫情脈脈的媾和。然後他嘲笑自己,或者說他替他的女朋友夏芳然嘲笑自己:怎麼這麼色。他知道夏芳然輕視這些精緻的小感覺,尤其是輕視一個總是把這些東西掛在嘴邊上的男人。

相關名言佳句

© tw117.com 名言佳句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