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邊的鋪子禁閉大門已經很久很久,沒有繳納的電費催繳單也已經有了五六張,被灰塵蒙蔽著。隔壁的老闆在下棋的時候,總會和別人說起這個鋪子的奇怪之處,那個不太會做生意的小伙子和他的便宜伙計。一年之中的四個季節,停停走走,等到一個輪迴過去,除了那些灰塵之外,整個鋪子的氣場都發生了變化。
不再有人在這個鋪子前停留,它逐漸變成了背景,而不是之前似乎可以進入的一個世界。
過年的時候,隔壁的老闆為這個鋪子換下了春聯,放了鞭炮,之前的伙計,在鋪子外面聚了十幾號人,坐在台階上,喝著白酒,吃著小菜。為三爺,為小三爺,為潘子,為他們之前害怕的,跟隨的那些老闆熱熱場子。
他們未必希望這個鋪子再開,卻真實的懷念那些日子。
—— 南派三叔盜墓筆記

相關名言佳句

© tw117.com 名言佳句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