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性子算不上平靜,忍了這麼久,只因有不能傷心的理由。這樣的一個人,哭也是哭的隱忍不發,只淚水珠子般從眼角滑落,無半點聲息。短刀落地,哐當一聲,她看著地上那灘血,困難地抬頭:“容潯,你是不是覺得,殺手都是沒有心的?”
—— 唐七公子華胥引

相關名言佳句

© tw117.com 名言佳句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