勵志文章

用最艱難的日子,把自己變成勇士

2018-05-16 00:47:53
  用最艱難的日子,把自己變成勇士

  我曾在車水馬龍的都市街頭乞討。

  那年我剛高中畢業,第一次從小鄉村來到大城市。

  折騰了半個月,錢用得差不多了,工作卻一點眉目都沒有,情急之下,我進了一家黑仲介,被他們以交錢就有工作為由騙完了身上最後50塊錢。

  我沒有如約得到工作,但解决吃飯問題迫在眉睫。

  我在街邊看到有家小餐館貼著“招雜工,包吃住”,就上前去央求人家錄用我。

  老闆說,得免費試工三天,正式錄用了才能搬行李過來住。

  當時我寄住在一個親戚家,離試工的地方比較遠,需要坐公交車來回。單程票價一塊二,我兜裡所有的零鈔加起來才4塊,根本不够三天來回的車費。

  而我已經別無選擇,不試工就什麼機會都沒有了,只能心一橫答應下來,至少試一天能管一天的飯。

  第一天試工,來回花了兩塊四,晚上我攥著剩下的硬幣整夜沒睡安寧,我只剩下一趟車費錢,只够第二天去上班,回來的車費沒著落了。

  第二天是中秋節,老闆讓我們早點收工。下班的時候天還沒黑。我想著既然還早,又沒錢,乾脆走回去吧!

  可能是白天站太久了的緣故,我才走了三站路就快走不動了,我走到一個公汽站牌旁邊,看見很多人在那裡等車,羡慕不已。

  中秋節,舉家團圓的日子,大家都趕著回家跟家人一起吃飯吧!只有我身在異鄉,身無分文,連公交車都坐不起……想到這裡,心裡很是難過,鼻子一酸,蹲在地上哭了起來。

  一個大學生模樣的男孩子在我身邊等車,時不時的瞅瞅我,在他第三次把目光轉向我的時候,我試著開口向他求助:“大哥哥你可不可以給我一塊二毛錢,我沒錢回家了……”

  男孩子猶豫了一下,然後從錢包裏找出零錢遞給我,我激動得都不記得有沒有向人道謝。

  當時突然有種柳暗花明的錯覺,覺得最後一天的車費也有望了。

  我决定再討兩次車費。

  第三天一早,我在街邊瞄準了求助的目標。

  那是一對母子,坐在一家銀行門口的臺階上聊天,母親微胖,穿著華麗,在我眼裡是一副富態樣,我心想,問她要一兩塊的車費應該不成問題。

  我徑直向他們走過去,剛喊了一聲音“阿姨”,眼淚就掉了下來。

  阿姨用警戒的眼光盯了我幾秒鐘,然後像一頭發怒的獅子一樣沖我吼道:“滾!”

  我嚇呆了。

  愣了兩秒後,我所有的委屈都在她那一聲吼叫的刺激下蜂湧而出。

  我從來沒有受過這樣的屈辱,在家裡我是好孩子,在學校我是好學生,從小到大身邊從來不少父母和老師的呵護,而現在我居然窘迫到要向別人討車費,還要遭受陌生人的羞辱……

  我難受極了,當場嚎啕大哭。

  阿姨見狀直接向我咆哮了起來:“滾滾滾!快點滾開!待會兒別人看見還以為是我們母子欺負你呢!”

  我的自尊心受不了這種打擊,一邊走邊哭,拼命哭。

  路過一輛的士的時候,的士司機探出頭來看我,問我:小妹妹,你怎麼了?

  我哽咽著告訴他,我沒有錢坐公交車了。

  他掏出兩塊錢給我,還問我够不够。

  那是我最後一次向人乞討。

  悅讀|用最艱難的日子,把自己變成勇士

  剛剛工作的那幾年,這段往事一度讓我羞於啟齒。但事隔多年以後,我卻有了不一樣的領悟。

  那段經歷,真的是一份變相的財富。

  要是沒有餓過肚子,我也不會時刻警醒要提升自己的能力來適應社會競爭。

  參加工作十幾年,我時刻不敢懈怠,一直以高標準要求自己,才能一次又一次地突破自己的極限。

  直到現在,想起那些幫助過我的人,我心裡都是滿滿的柔軟和感激。

  也正因如此,後來碰到需要幫助的人,我總是樂意盡自己所能去幫忙。

  而對於我所遭受的冷漠,也讓我明白並不是每個人都有要幫我的義務,永遠不必以自己為中心,也永遠不必拿自己的標準去要求他人。

  在此後的日子裏,我並非一帆風順,我曾在淩晨兩點下了夜班被通知解雇,也曾在業內最不景氣的時候遭遇裁員。

  但是,我都能坦然面對。

  每當我在生活中或者工作中遇到挫折,都有一種信念在支撐著我:那麼艱難的日子我都經歷過了,還有什麼比這更可怕的呢?

  人生漫漫,考驗多多,沒有風雨躲得過。很多時候,磨難是成長的必經之路,也會成為我們前行路上的鎧甲。

  用最艱難的日子,把自己變成一個勇士。

  熬過了最糟糕的時刻,人生就壞不到哪兒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