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感悟

只想和有趣的人談戀愛

2017-06-23 10:54:18
01

我曾經暗戀過一個學長,說不上有什麼具體的原因。他在我們社團裏彈吉他的時候,看他好專注的樣子,那是在一個活動中心,傍晚,燈都暗了,他彈手法複雜的民謠,我注視著他,突然間,心臟就被不知何處飛來的悸動,啄食了一口。

後來知道了他有個分分合合的女朋友,所以我倆沒下文了。他後來以全系第一的成績保送出國,現在在麻省理工讀王牌專業,是前途無量的人了。

我後來跟朋友講起這茬兒,朋友說,你眼光真好啊,麻省理工,曾經排到世界第一的學校,得多厲害的人才能去呀。

我笑了笑,說,我並不是因為這個才喜歡他的呀…我當初喜歡他,單純是覺得,他認真彈吉他的樣子,說不出來的好。

很感慨。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們愛一個人,越來越會,沖著他的條件去愛。我們現在開始青睞健康、周全與速成的愛情,確認關係前探個清清楚楚,家庭,學業,生活癖好,恨不能讓對方先交個簡歷過來。

一個規律是,人年紀越大,對愛情的確是越來越審慎了,哪裡還會像從前,看他打籃球後大口喝水的樣子,看汗濕了他的白t,你就一發不可收拾地愛上——那時候的心動,只是心動本身,還沒裹上名利的腥與澀。

一旦裹上,味道便不對了。

02

閨蜜曾經問男朋友,“你到底為什麼喜歡我?是不是因為我有錢有才長得好看”,男朋友的回答是,不啊,喜歡你,是因為覺得你可愛啊。

閨蜜很失望,對我說,他怎麼就不能說,是因為我優秀呢,他是不是不喜歡我,然後胡編了一個理由,跟我掰扯什麼“可愛”哦,我說,他沒毛病啊,我們愛一個人,是愛跟她相處時的感覺。人生很長,長得難以忍受,跟她在一起,你會覺得開心,舒服,這樣就行了。別的不重要。

最近越來越覺得,一個人的光環,無論如何耀眼,終究是虛浮的。人類挽手並肩,不是為了彼此借光,修成神靈,而只是為了多摘幾朵,凡俗卻合契的快樂。

我date過很優秀的人,好看,聰明,也是個學神,江直樹式的人物,但怎麼講呢,聽他說話,總覺索然無味,深夜聊天到一半,心裡會咕嚕嚕地冒出“我到底為什麼要聽你講這些啊…& rdquo;的畫外音。

跟他一起吃飯,縱使他臉蛋很下飯,我聽他講他大學裏偉光正的傑出事蹟,也是直打哈欠的。

那個時候,我很希望桌對面坐一個可愛的神經病,一個長不大的男孩子,可以跟他貧嘴,互損,一個梗拋來接去,他會做鬼臉,會怪裡怪氣學我撒嬌的樣子,會告訴我他怎麼蹺課,翻牆,淩晨一點跟守門的大叔鬥智鬥勇。

他真的不需要成績好,名次高,出類拔萃,更不需要得國獎,讀top5,月薪十萬,我並不稀罕拿他的履歷出去炫耀的。

他只要足够有趣,讓我覺得跟他在一起快樂,讓我覺得無論人生多糟糕,我都有一塊私藏的甜頭。這樣就夠了啊。

像我一開始,對章澤天和劉强東的戀情,是有點質疑的,覺得兩個人無論年齡,能力,還是層次,都不算是一個量級。

可是我有一次看路透照,已經一把年紀的劉强東,跟章澤天一起穿紅色的大嘴猴衛衣,笑臉燦爛,我突然很感動,我覺得興許真的是愛吧,能讓西裝革履的成功人士,偶爾也卸下威嚴,像二十來歲的男孩子一樣,穿上其實還蠻幼稚的情侶衫,得意兮兮,晃給別人看。

我其實一直很不解,所謂“勢均力敵”,究竟能有多重要呢?誠然,出眾的人會相互吸引,這是愛情的發生管道之一,可說白了,你的另一半到底優不優秀,厲不厲害,又怎麼樣呢,各人做好自己,再熱氣烘烘地凑到一起,談戀愛又不是考試,又不是擇優錄取,它是兩個人的事情,判官是柔軟的靈魂,不是硬邦邦的,一板一眼的理性,只要看兩個人一經相遇,碰撞,起不起化學反應,就這麼簡單。

真不是相愛太複雜了。是你們成年人,一廂情願地,把它定義得太複雜了。

03

我現在心目中,對一段好的戀愛的概念,是兩個人在相處多年後,依然能一起叼著牙籤,蹲在馬路牙子上,聊到咯咯咯地笑出聲來,捧著肚子,前仰後合,滑稽、莫名、怪異,路人斜眼盯著你們,會想“這倆人該不是瘋了吧”,但只有你自己心裡清楚,你正在度過一段非常美好,非常獨特的時光。

光環有什麼好珍貴的,朋友們,快樂,才是這人間真正千金難買的東西啊。

看過倪一寧寫的《青春遺址是大學的燒烤攤》,讀到一段:

“這樣典型質樸的理工男,學校裏少說得有一千號人,平日關心刷題和遊戲,有喜歡的女生但不敢追,一想到要不了幾年他們就會開始梳油頭用bv錢包,知道怎麼恰到好處討异性歡心,我就覺得一切都好沒勁兒啊。”

讀得我真是…眼淚都快掉出來了。

我至今還是喜歡滿腔滿腹少年氣的男孩子,他跟名和利,跟各路高高在上的頭銜,都離得蠻遠,沒什麼宏圖壯志,沒什麼偉大前程,外面比他優秀的人是一抓一大把的,可你還是覺得,跟他在一起真是好開心,好他媽開心啊,他能給我的,這種不打折扣的快樂,別的誰都給不了。

真的,我們人類,愛上另一個人的時候,要俗得徹徹底底才好。

我不催你報班,考cfa,注意績點,你也別管我發胖,犯渾,我們為什麼要當男才女貌的精英情侶啊,就舒舒服服癱在一起,外面冷風橫吹時,我們相擁,薯片配紅酒。

就這麼簡單,就快樂得放放心心的,才不去管什麼相配不相配,他撐不撐得起你的未來哦,綁那麼多期望在彼此身上不嫌沉嗎,就順順當當,做兩個幸福的小傻X,不好嗎?

作者:陳大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