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感悟

他對你愛不愛,從吃飯就能看得出來

2018-10-12 11:36:37



我見過這樣一對夫妻。當時是在一家海鮮自助餐廳,我和女友各自帶著孩子一起去的,本著“扶牆進、扶牆出”的宗旨在餐廳大快朵頤。

那對夫妻帶著孩子就坐在我們隔壁,默默地吃著,很少聽到他們說話。男的眼睛盯著手機,左手手指在荧幕上滑拉著,女的專心照顧孩子吃飯。

吃到一半的時間,服務生挨桌來收費,走到那對夫妻身邊,突然男人驚呼起來:“這麼貴?”

聲音不小,我和女友忍不住抬頭側目,還有另外幾個食客也察覺到了,不由自主地往他們那桌看。女人一臉通紅,小聲地息事寧人:“我來給。我來給。”然後低頭掏錢包。

看著女人掏錢,男人還是不依不饒:“早知道這麼貴,就不來吃了!你吃吧,我不吃了!”女人十分惶恐,倉促地環顧四周,再低聲央求:“來都來了……來都來了……”男的氣呼呼地不說話,一臉憤怒。

真的,從那一刻起,男人真的不吃了,一口都不吃,坐在椅子上,抱著手臂,死死地盯著女人吃。

說實話,在這樣沉悶壓抑的氛圍裏,在如此嚴厲眼神的監督之下,女人和孩子要想放開了盡興地吃飯也是為難。如果再加上諸位食客或詫異或同情或憐憫的目光,對於這個女人來說更是一種雙重的精神淩遲。

我和女友不忍心看了,連忙收回了目光。

說實話,一客99塊,說貴不貴,說便宜不便宜,也許人家有人家的苦楚,貧賤夫妻百事哀。只是,偶爾為之,縱使覺得奢侈,為了老婆孩子能歡歡喜喜地吃頓好的,權當難得的犒賞,男人就不能隱忍擔當些麼?

難道老婆孩子就不值這一頓飯?

一個男人,如果連一頓好的都捨不得給你吃,在吃飯的時候只顧著自己吃,不考慮你的感受,你還怎麼指望他在生活中給你噓寒問暖?你還怎麼指望他在你難過的時候給你依靠和力量?

吃飯,能看出一個人的品性,也能看出他對你好不好。



愛情如果不落實到穿衣、吃法、睡覺、數錢這些實實在在的生活中去,是不會長久的。婚姻更是如此,安穩踏實的婚姻就是跟他吃很多很多次飯,睡很多很多次覺。

吃飯雖然是日常小事,但愛不正是從這些點滴生活中閃現出來的嗎?

這世上,有一件溫暖的小事,叫做等你吃飯。說到這個,我的眼前總能浮現出小時候我媽等我爸吃飯的場景。

小時候的冬天很冷,天空灰濛濛的,西北風呼呼地刮著。我媽一邊做飯一邊憂心忡忡地望著窗外,不停地念叨著:“也不知道你爸什麼時候回來,這麼冷的天……”

那時候,爸媽做個體,編織一些柳條包裝箱送到鎮上的廠裡,賺錢不少,但非常辛苦。柳條需求量大,泰興是沒有的,得去一江之隔的揚中買。

我爸開著耕耘機,停在江邊的碼頭上,再隻身乘著小船駛向揚中,買好柳條之後,再裝船返回。到了碼頭,還得一捆一捆地把柳條扛到耕耘機上,然後開回十裏甸。每次買柳條,當天早上出門,得第二天晚上才能到家。

這兩天是我媽焦灼的兩天,希望天上有太陽,希望沒那麼冷。到了第二天傍晚,我媽便早早地做好飯,都是我爸愛吃的。我媽把菜小心翼翼地放在鍋裏溫著,然後倚在門框上等著,時不時地扭頭安慰我和弟弟:“再等會兒,再等會兒,你爸一回來,我們就開飯。”

直到村口傳來熟悉的耕耘機的“突突突”聲,我和弟弟飛奔出去迎接我爸。我爸把耕耘機停在門前的曬場上,我和弟弟左右各抱著我爸的手臂,拽著他進了屋子。

我媽懸著的那顆心也放了下來,一邊拍打著我爸身上的泥灰,一邊問長問短。我爸洗著手,笑著說:“江上風大,冷死了。”我媽說:“吃了飯就暖和了。”

我們一家四口圍著小桌坐著,我爸跟我們說著去揚中的見聞,說他坐的船是人家捉小猪的船,還不時說幾句玩笑話,惹得我們哈哈大笑。

屋裡的燈光溫暖地跳躍著,桌上的飯菜冒著帶香味的熱氣,我媽不停地夾菜給我爸,我爸把碗裏的肉又挑給我媽、給我和弟弟,門外呼嘯的寒風都被拒絕在另外一個世界……

每每回想起那一晚,我都覺得格外暖心。在那個物質匱乏的年代,長途跋涉歸來,老婆孩子的等待、未凉的飯菜,就是這個世界上最溫暖的事情,這大概就是愛的味道吧。



一日兩人三餐四季,沒有烟火氣的愛,根本無法長久。真正的愛,就在吃飯睡覺的點滴小事中藏著,不時透出溫潤的光來。

昨兒回娘家,一起到的還有不少親朋好友,我媽在廚房裏洗洗切切,我爸蹲在地上剝大蒜擇韭黃。我說要來幫忙,爸媽揮揮手,說他們兩個忙就行了。

煤氣灶上燉著雞,煤球爐子上煮著大骨湯,我媽在大鍋上炒菜,而我爸坐在灶間燒火。我媽不時關照著:“火放大點啊,青菜要爆炒……壓住點火啊,起鍋了。”我爸頭髮花白,卻像個聽話的學生似的“哦哦”地答應著。

一桌飯菜做好了,一桌人坐齊了,我媽還在廚房清理,我爸說:“等你媽來了再動筷子。”我們張羅著倒酒倒飲料,我爸卻給我媽泡好了奶茶:“你媽胃不好,不能喝冷的。”

等到我媽來了,一家人開開心心地吃著飯,我爸不時地給我媽夾菜,飯桌上其樂融融。

其實我爸跟我媽平時也會拌嘴啥的,但是過不了多久,我爸便會哄著我媽開心,我媽就破涕為笑。

年輕的時候,我們總以為鮮花、巧克力、口紅是浪漫,是愛。隨著年齡的增長,懂得生活之後才意識到:真正的浪漫和愛,就在一粥一飯之間,就是等你吃飯、陪你吃飯,把好吃的留給你。陪著你慢慢走,慢慢老。



今兒中午,表妹相了一次親,一起跟相親對象吃了一頓飯。回來之後,我問她感覺如何。表妹搖了搖頭,表示沒戲。

為什麼?

表妹說,吃飯之前也不問問她喜歡什麼樣的口味,直接把她往烤肉店裡領,而她是不愛吃這些燒烤之類的油膩的東西。

點菜時也不問她的意見,自顧自地點了,上菜之後,只顧著自己吃飯,飲料也只給自己倒。

跟表妹說話時,嘴巴裏嚼著菜,口水油水差點噴到表妹臉上了。

服務員上錯了一道菜,他硬著脖子對服務員大呼小叫,就差拍桌子跟服務員吵起來。

表妹說,這樣的男人不是她想要的。儘管飯後這個男人對表妹顯現出强烈的熱情,表示願意繼續發展。但表妹婉拒了。

我認同表妹的意見。

真的,吃飯前徵求你的意見去哪裡吃、吃什麼,是尊重;吃飯時為你夾菜、倒茶是體貼。如果連吃飯這點小事都做不到尊重和體貼,怎麼能說他喜歡你?他怎麼值得託付終身?再者,我不認為對服務員頤指氣使的男人能有多少教養,在生活中能有多少好臉色給自己身邊的人,更別說愛了。



我想起了一對年輕的夫妻,他們是我以前在姚王小學的舊同事。

有一次,男老師去市里參加賽課,當場抽課文抽比賽的次序,他抽的是第二天上午的第一節課。當天晚上,他在市里忙著設計教案、做PPT幻燈片,忙著熟記教學流程,幾乎一夜沒睡。

第二天早上,他出色地上完了他的課,就馬上回鄉下。女老師在辦公室裏打電話給他,關照他直接回家睡覺,好好休息。

誰曾想,過了一會兒,男老師急乎乎地推開了辦公室的門,女老師很驚訝:“怎麼不回家睡的?”

當著我們的面,男老師變戲法似的從懷裡掏出一個奧爾良烤雞腿漢堡,遞給女老師:“這是你喜歡吃的,我一上完課就去買了。怕冷掉了,一直在羽絨服裏掖著,快吃吧。”說完,他就推門走了。

真的,當時他單薄瘦削的背影在我們眼裡是大寫加粗的帥,而女老師羞紅的臉是那麼可愛。

什麼是愛啊?就是有什麼好吃的都給她吃,有什麼好玩的都給她玩,讓她快樂,讓她感覺被寵。



網上有句話,說得有趣卻實在:

找男朋友有沒有錢真的不重要,但一定要找能給你剝栗子、剝螃蟹、剝蝦殼,買烤紅薯、買糖葫蘆、買炸雞腿、買麻辣燙、買冰淇淋、買烤肉串的。看到任何好吃的都第一時間想到你,吃任何好吃的都讓你多吃。一個連吃都想不到你都不讓著你的人,還指望他什麼能讓著你?還指望他怎麼愛你?

愛,就是在一起,吃好多好吃的。

願你找到那個人,然後和他在一起,相互陪伴,不厭其煩,吃一輩子的好吃的,一起嘗盡人生。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