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感悟

別問我相不相信愛情

2017-06-17 15:54:52

我們相愛過嗎?
或許相愛過。
多久?
好象是一瞬間。
那剩下的呢?
剩下的,是無盡的惦念以及風乾的記憶。


多年後,多年後,會釋然的。無論是你還是我,想起我的時候你會如庭前花落花開一樣平常,我在你年華的電影裏演了一出默劇。沒有語言,沒有溫度,只有那漂浮在雲彩邊緣的欄位,你許不再記得我清澈的模樣,因為我的落幕是如此的平淡且沒有色彩。

我想,遺憾的美麗,是因為失去。
沒有得到,意味著可以用最華麗的語言去勾勒完美。
沒有得到,意味著心裡的那個位置,華麗光鮮得無人可以抵達。
我唯一能表達的,只有想念。

人間四月天,烏篷船,泛黃調,長馬褂,麻花辮,布鞋,右起的信紙。
我們沒有的遇見,如同沒有看過黃磊對劉若英說過我愛你一樣。
那樣隱在心中的疼,一圈一圈,如流雲不斷的天空,你抹去了雲彩,撒下的那片湛藍。
我能的,只有緘默。訴不清,道不明。

生命中有很多東西,能忘掉的叫過去,忘不掉的叫記憶。一個人的寂寞,有時候,很難隱藏得太久,時間太久了,人就會變得沉默,那時候,有些往日的情懷,就找不回來了。或許,當一段不知疲倦的旅途結束,只有站在終點的人,才會感覺到累。時間磨合了生命,卻沒有留給我們適應的時間。

喧囂的都市,川流的人群,遇見或是離開,原來都是那麼平常的一件事情。望著街頭那些陌生的臉孔,幻想著他們不同的際遇,我想他們或許也是最初熱戀,最後决裂。

閉上眼睛,感受整座都市忽明忽暗的霓虹微光,腦海瞬間成空白。轉身過後,璀璨的陽光隨著你的身影漸行漸遠,花朵也迅速頹敗。
彼岸,你是我至死不逾的愛戀;此岸,我是你荒蕪蒼涼的致命傷。

 

記得你曾說過南方的季節只有夏天和冬天,你說放眼望去,一年四季總是鬱鬱蔥蔥。你說懷念北方的生活,那裡有皚皚的大雪和落葉後的寂寥。